趙書蘭悉心照顧大伯哥。
  趙書蘭是市中區十六里河街道辦事處北康村一名普通村民。然而,在村子里,在她生活的軌跡中,她又顯得不普通。
  12歲,為補貼家用進工廠打工;17歲,進入工地和男人一樣幹活;24歲出嫁,公公卧病在床;43歲,丈夫因腦梗半身癱瘓……
  生活中的(難和變故,並沒有擊垮趙書蘭,相反,她笑對(難,用自己的堅韌和樂觀,用自己的付出和努力,書寫著一個女人對弟弟妹妹的呵護、對家庭的責任、對子女的良好教育、對長輩的孝順。
  從12歲起她就開始出門打工
  趙書蘭出生在濟南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,全家人僅憑父親一個人的工資過活。趙書蘭是家裡的第一個孩子,在她後面還有4個弟弟和4個妹妹。1950年,為了讓9個孩子吃飽飯,趙書蘭的父親讓當時年僅12歲的趙書蘭到工廠做雜工,當時1個月的工資只有6塊錢。
  因為收入微薄,趙書蘭十七八歲時離開工廠,一個人跑到建築工地做工人。雖然工作勞累,但一個月能掙30多塊錢。“我們家十多張嘴,以前就靠父親一個人掙錢養活,到工地幹活後,我掙得多了,也能多為他分擔一點兒。”趙書蘭說。
  幾年後,23歲的趙書蘭在濟南一個工廠的煉鐵車間,找到了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。可在這一年,趙書蘭48歲的父親卻被查出肝硬化,父親去世時趙書蘭最小的妹妹才3歲。因為母親在家帶孩子無力工作,整個家庭的重擔都落在了趙書蘭一個人身上。趙書蘭忍受著喪親之痛,每天早出晚歸,拼命工作,讓生活過得有希望。
  嫁到北康村後她成了家中頂梁柱
  二十幾歲,趙書蘭嫁到十六里河街道北康村,從嫁過來的那天起,她就成了家中的頂梁柱。公公有病卧床,婆婆身體也不好,大伯哥趙以福患有先天性小兒麻痹症和智力殘疾,丈夫還患有憂郁症,家庭的重擔全部落到了她一個人肩頭。趙書蘭平時外出勞作賺錢,晚上回家伺候公婆、大伯哥。
  “放心吧,我一定照顧大哥到老。”為了婆婆臨終前的囑托,為了心裡的善念和責任,趙書蘭悉心照顧大伯哥39年無怨言。趙書蘭的生活中心,圍繞著大伯哥轉。趙以福手腳已經嚴重變形,背部佝僂,牙齒脫落了十幾年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趙書蘭每天6點起床,把尿盆端到大伯哥面前,給他穿衣服、洗臉、再去做早飯,衣服一天一洗。大伯哥沒有牙齒,饅頭要掰成小塊,直接吞咽,藥片不愛吃,放到嘴裡就吐出來,就夾在饅頭裡喂。
  前年冬天,趙書蘭的兩個兒子沒和她商量就以每月800元的價格在北康村不遠的分水嶺小區租下一套帶暖氣的房子,大半輩子省吃儉用的趙書蘭第一次過了個暖冬,這還都是為了給大伯哥創造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。
  趙以福的房間裡面,床面離地面只有20釐米左右。趙書蘭說,以前農村都是高床,大伯哥曾經從床上滾到了地下,怎麼也抱不起來,她就直接把床腿鋸掉了一截。床前放置了一張老式實木桌子,桌腿也被鋸短了。
  趙書蘭患有椎間盤突出,疼起來,翻身都困難,她擔心萬一自己不能動了,沒人照顧大伯哥。村委會說可以送到敬老院照顧老人,但是趙書蘭一百個不願意。“咱們能伺候,為啥非要住敬老院給人家添麻煩?”她說,這麼多年過去了,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。趙書蘭說,“只要大伯哥活一天我就伺候他一天,讓他過得好好的。”她最欣慰的是兩個兒媳婦都非常孝順
  讓趙書蘭欣慰的是,自己的兩個兒媳婦也非常孝順,婆媳間從沒紅過臉。“她倆沒叫過婆婆,都是一口一個媽,叫得很親。”對於孫輩,趙書蘭有些歉疚,孩子們長到十幾歲了,自己也沒好好照顧一天,不過兒媳婦一點意見都沒有。
  每到過年,兒子早早就給置辦好了年貨,除夕夜一家十口人聚在趙書蘭家裡。這一天,趙書蘭最幸福,她啥事不用乾,看著電視等著吃餃子。“媽忙活了一年,這一天一定得歇著,我們包餃子伺候。”小兒媳劉寶華說,他們小輩以趙書蘭為榜樣,對趙以福特別好,過年的頭鍋餃子第一碗總會端到老人面前。趙書蘭對孩子們的表現很滿意,“他們現在一進門第一句就問‘大爺吃飯了嗎?’”她說,過年第一口餃子讓大伯哥吃,39年從沒變過。
  迎來50年金婚她希望再伺候丈夫20年
  趙書蘭的丈夫趙九山比她年長4歲。“我倆是在穿短袖的季節相識,在穿長袖的季節結婚。”趙書蘭說,“我們倆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,平平淡淡地過了幾十年。”
  1994年的一個早晨,趙書蘭的丈夫趙九山突然頭暈得厲害,家人趕忙把他送到醫院。經診斷,趙書蘭丈夫被查出糖尿病導致的突發性腦梗,右半身體癱瘓。丈夫出院後,趙書蘭開始獨自照顧丈夫。“他得病之後,脾氣不太好,見人就愛發脾氣,我怕孩子們委屈,就不讓孩子們多回來。”因為始終對丈夫的康復抱有希望,趙書蘭天天都用輪椅推著丈夫散步。
  今年3月8日,趙書蘭和弟弟妹妹家近百口人齊聚一堂,孩子們為趙書蘭和趙九山辦金婚慶典。“孩子們都很孝順,我從沒對孩子們教育或要求什麼,只是用孝心培養孝心。孩子們都是我的驕傲。”趙書蘭說。
  “無論如何,我都心甘情願照顧他一輩子。他是我丈夫,我不照顧他,誰來照顧?我倆自打結婚那天起就互相有了責任,我相信如果我倆換個位置,他也肯定會一樣認真地照顧我。”趙書蘭說,丈夫意識不清醒時,也會沖她發脾氣。太委屈時她也會哭一場,但一到丈夫身旁,該怎麼疼他還是怎麼疼他。
  “苦了大半生,但回憶起來苦難都是過眼煙雲,剩下的都是知足。孩子孝順,丈夫平安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。”趙書蘭說,“如今孩子們都有了出息,丈夫病情也一直沒有惡化,我很知足了。我一生擁有的幸福足以壓倒我大半生的苦難。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老伴能更長壽,再伺候他20年我也願意。”  (原標題:趙書蘭:用微笑和堅韌撐起一個家)
創作者介紹

手工包包

ox59oxzp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